首页 > 青春 > 沉默着悲伤那年好累 > 特殊摄影房!

沉默着悲伤那年好累 特殊摄影房!

特殊摄影房!

妈的 ,我们 看到 这里 的时候 ,心中的错愕 也是无与伦比 ,也是 不 知道该 怎么 措词了 !
这他妈的叫 什么 事啊 ,太黑色幽默 了吧? !
楚阳与 莫 天机同时 心中愤愤的怒骂 。
忆往昔 ,能提升修为的 东西 ,但凡在 圣魔大陆出现 一个 ,就 能 让好多 人打破 了头——不管 对手是 谁 ,哪怕是亲爹 老子 ,只要有 能力 ,就绝 不会想 让分毫 ,可 是在 这里……余想了 好久 ,好久 ,始终 难以参悟 ,或者是 余之 历练 还 不 足够吧 !
这段话 ,让楚阳 和 莫 天机 更加无语 。
楚阳却 想到 了 另一个方面 ,只不过现在时机 还 不成熟 ,只好 将 之压在 了心底 ,没有说出 。
看到这里 , 楚阳和莫天机 的 呼吸同时 变得有些 沉重 。
这个 人 ,无疑是一个关键 ,可能就是元天限 能够 成为 墨云天 一方 天地的契机 起点 ,然而 , 这个到底是谁呢? !
……那是 一场绝对 不 对称的战斗 ,将近五百人 ,合力围攻 一个人 ,围攻 一方的每 一个人 ,都是绝顶 高手 。而被围攻的那 人 ,却是永不 言败 ,永不言 退 ,一路厮杀 ,虽然最终 身负重伤 ,却仍 是突围而去 。
这个 人 的修 为 ,已臻惊天动地 之境 。直到后来我 才知道 ,他 ,竟然是当时九重 天阙的第一高手 !
见到他突围逃走 ,我一路尾随 而去 ;隐隐觉得 ,此人 若是 活下去 ,只怕会 是 我天魔一族 进军九重 天阙的莫大障碍 。眼下正好 他 身负重伤 ,或者可以 借 此良机杀 了 他 。

摄影雨师感应到了白特殊的存在,他们看到了白泽,白泽正在暗中指挥妖族兵甲战斗,妖族战力众多,由白泽指挥的队伍,用妖族无量之鲜血头颅,将巫族的精英生生拖住,不的前进一分。在风伯雨师感觉到白泽的时候,白泽感觉到了他们。真不 知道 当时 是发生 了 什么事情 ,能让 这一 龙一凤 牵着手死了……就 算是天崩地裂 。也 不会造成 这般效果啊 。
看来 ,这必将 成为 不解之 谜了 。 纪墨 突发 奇想 ,道 :说不定 ,这一龙一凤乃是 夫妻呢?……
傲 邪云和 芮 不通一起怒斥 : 闭嘴 !他妈的 ,你 看不 出来这 俩都 是 公的 !
纪 墨 登时闭嘴 。罗 克敌 偏过头 嗫嚅 道 :公的也可以……
话音 未 落 ,就被傲 邪云 与 芮不通 联手 狠 狠揍 翻在地上 。
细细的查看 一番 , 楚阳终于 说道 :难怪萧 家人并不 能动 ,这一龙一凤 死的 时候肢体 相连 ,十万年下来 , 他们体内 庞大的精元 已经融 成了 一体 。根本 无法分离 。别说萧家人 ,就 算是 九重天大陆 十万年 来 所有的九品至尊 都聚集 在这里 ,也 是无能为力 !
莫天机 道 :仅有的那个 办法 ,似乎 耗时会非常 长久 。
楚阳摇摇头 ,道 :未必 。

这 正是秀才 遇见兵 ,你有 妙计千条 ,我自一定之规 !
遇上这么 一个又 浑 又愣 的家伙 ,实在 是没 道理好讲 。楚阳 不由的摸了 摸 怀中那枚玉佩 ,到底 该不该用呢? !
便 在这时 。一骑 马儿 旋风一般地 从远处 奔驰 而来 。
周将军 !暂且住手 !城 主有令 !这位周 将军闻 言不禁一愣 , 扭头看去 。
一 挥手 ,那几条锁链 又 退 了 回去 。有什么 事这么 着急 ?周 将军 皱眉上前 。
城主 大人有令……新来送信这个 显然 是个文书 ,没有 甚么 修为 ,这番驰骋已经 是 累得 直 翻白眼 ,上气不接下气 ,喘 了半天才道 :立即撤兵 。有关 楚阳 当街行凶 杀人一事 。证据不足 ,城主 府 不予 受理 。
周将军一皱眉 :竟 有此事?这是 城主 命令……周 将军 请过目 。哦……原来如此 。这位周 将军在看过命令 之后 ,干净利落的一挥手 :大伙 都散了 吧 散了 吧……先回去调查取证 ,再作定论 。
随即翻身上马 ,回头 看着楚阳 ,咧嘴一笑 :小家伙 ,其实老子原本 就 不想 抓你 !现在有了 这命令正好 !然后 他点点头 :只是 。你小子自己可 得当心点 了 !
也不等 楚阳 回答 ,一马鞭抽 在坐骑健马身上 :驾 !
四五十军人 ,亦如同来时一般 ,旋风一般撤离 ,刹那间只 留下路上 一片烟尘 ,绝尘而去 。
匆匆的去 。正如匆匆的来 !楚阳微笑 着 拱手 ,看着门前 重归一片空旷 ,脸色沉静 。
四周 ,掠空声音由 远而近 。

车中那青袍小摄影此时方悠悠起身,竟是有模有样地冲谢特殊躬了个礼,稚声道特殊摄影房!:我姓沈,双名知书,家父乃当朝中书令、太子太傅、集贤殿大学士沈无尘公;舍妹沈知礼不懂分寸,方才顽闹略过,冲撞将军之处亦非其本心;久闻家父有言,谢将军忠君护国,多年来军镇一方,实乃国中不可多得地忠臣良将,还望谢将军念在与家母曾于军**差过,且恕了舍妹此次之过……多谢将军了。呃……蜡烛 似乎 也被 这个 问题 问住 了 ,烛芯 弯下 挠了挠身体 , 思量片刻 ,才灵机一动道 :笨 女人 ,男女 同为人 类 ,只 因性别 不同 ,就需避讳 。 你我非 是同族 ,逾礼 更甚 ,岂能如此 肌肤 相亲?
肌肤 相亲 !冷不丁 听到这么囧囧有神 的词语 ,黎 玥终于 忍不住爆笑出 声 。
蜡烛 不自在地扭 了 扭身体 :你笑 什么?没礼貌的家伙 。
哈……收起笑声 ,本着 优待俘虏的原则 ,黎 玥将 它放到 桌子上 ,却没有 松手 ,而是 先威胁 道 :先说好 ,松手之后 你 不许逃跑 ,不然 小心 我用 这个了 。说 着抖 抖 手里的 镇妖符 。
蜡烛缩 了 缩脑袋 ,依然强 撑 着嘴硬 道 :胡说什么 ,谁要 逃跑了?
哦 ,那刚才 是谁 去钻老鼠洞了 。黎玥故意不屑 地说道 。和一只 蜡烛斗嘴 ,想想 实在好笑 ,可又 偏偏 忍不住想调笑它 。
烛芯摇摆 ,爆起一 点火花 ,小东西似乎 有些 恼羞成怒了 :胡说八道 ,本烛年历 久远 ,法力高深 。 怎么可能 去钻老鼠洞 这种 污秽的所在 。言之凿凿 ,仿佛完全 不记得 自己刚才的行为了 。
真的 年历 久远 ,法力高深?黎玥眯起 眼睛问道 。
当然 。我比你大十倍 。不 。二十倍还 不止……法力自然比 你这个小 丫头高深 很多很多了 。蜡烛理所当然 地说道 。
二十倍?这么说来 。这只 蜡烛 真地只有 两三百年道行 。可是为什么 会说话 呢?黎玥大为 疑惑 。她干脆坐 到桌旁 。双手支着下颚 。逼近蜡烛仔细 观察起来 。

看到灵 珠子 回来之后 , 女娲露出 一个 笑容 ,这个 笑容是 这么的熟悉 ,相信大概也 只有 自己能 看到 吧 ,灵 珠子 ,你终于舍得 回来了 啊 。女娲嘴巴微翘 ,似乎有点 生气的说道 。
灵珠子 也没多 说 什么 ,直接一头 扎进 女娲的怀抱 ,闭 上眼睛 ,默默的 享受 着这份 温存 ,女娲 也 感觉到 了灵 珠子 的异常 ,抱 着灵 珠子 ,轻轻的在灵 珠子背上的抚摸 。
看到 这一幕 ,嫦娥眼里 满是 羡慕 ,又 有点黯然 ,看来 在灵珠子 的心里 ,还是女娲 最重要啊 ,难道我做的 还不够 好么?嫦娥心里暗暗的想到 ,不过一眨眼之间 ,嫦娥就 恢复了正常 ,眼神也 坚定 下来了 。
而 另 一边的瑶琼 又是大不一样 ,只见她的 手 紧紧的握紧 ,为什么 ,为什么又是女娲 ,难道在他的心里真的是 女娲 才是最重 的 ,难道我 付出 这么多 ,还是换 不回 他 心里的 那个 位置么?我不 甘心 ,我一定能行 的 。瑶 琼也 在心中 为 自己打气 。
女娲 似乎感觉到他们 两个的异样了 ,拍了拍灵 珠子 说道 :好了 ,还是 这么缠 人 啊 ,她们 都 还 在 看着呢 。
被女娲这么 一说 ,灵珠子 也反应 过来了 ,知道自己 失态 了 ,从 女娲的怀抱 里 钻出来 ,在嫦娥和瑶琼两个的脸上 各亲 了一下 ,弄得 她们 两个 娇羞 不已
回到 家之后 ,灵 珠子的 心情也好多了 ,看来 家还是 一个忘却 烦恼的好 地方啊 ,都让灵 珠子差不多都 快外面大 劫的 事了 。

上一章 目录